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 长沙为什么能产生实景交响诗?

长沙为什么能产生实景交响诗?

2021-07-03 12:41:31
来源:长沙晚报 | 作者: | 编辑:陈贝贝


  (红叶组合,女声小组唱《绣红旗》。除署名外均为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黄启晴 摄)

  编者按

  6月28日,“大江大河交响季 百里画廊百年歌”省会长沙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型交响合唱音乐会在长沙音乐厅恢宏奏响,7月2日,本场音乐会在长沙新闻频道、政法频道、移动电视、智慧长沙同步播出。此前,“大江大河交响季 百里画廊百年歌”之实景交响诗活动在锦绶堂启动,并沿浏阳河、湘江水路行进,在星城九区县(市)的代表性地标处奏响了9部美轮美奂的交响诗篇,本场音乐会作为活动的收官之作,创造性地将交响乐、大合唱、诗歌朗诵、电视音像等多种艺术形式有机融合在一起,邀请多位名家登台,奏响唱响《东方红》《浏阳河》等经典红色歌曲,更是将省会长沙建党百年的庆祝推向了高潮。交响诗篇响彻星城,也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省会知名文艺评论家、音乐评论家纷纷向本报撰文,赏析了音乐会传承经典与开拓求新的艺术特色,分析了音乐背后展现的人民群众的精神情感和社会发展历史变迁的社会意义,论证了其精品价值与时代意义。

  

  (熟悉的《浏阳河》等红色经典旋律在浏阳锦绶堂响起。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邹麟 李锋 摄影报道)

  向敬之

  1

  长沙在建党百年之际,精心打造推出“大江大河交响季 百里画廊百年歌”大型实景交响诗系列。这样一部作品,能够带动百万之众的人民群众参与进来,并在融媒体上迅猛传播,制造了百万级转发量和数以亿计的浏览量,无疑是以其鲜明的人民音乐色彩,打动了绝大多数观众。

  所谓人民音乐色彩,不是一种以学术研究制造音乐,也不是一种以神话梦幻来编造音乐,而是以音乐文化的鲜活方式、人民群众的精准视角,艺术地反观社会发展,观照诸多联系人民生活的事件与事实。音乐表现的,往往是美好的,但只要它把现实生活与时代变迁,视为一种可以表现、可以叙说、可以传递的真实,它就可以通过历史的书写和音乐的讲述,发现社会的意义之所在。

  长沙实景交响诗系列,是否算得上一部经典作品,还有待时间的检验。然而,它以广受欢迎的大数据和事实,证明了它的精品价值与时代意义。因为它是根据人民群众的精神情感和社会发展的历史变迁,以音乐、文化、戏剧、影视等多元艺术,汇成一组被意象化、被艺术化、被多元化的实景交响诗,长沙交响乐团将其精彩地演绎在祖国的大地上,是一场红色江山与青山绿水、时代巨变与人民幸福的精巧融合。

  2

  潇湘洙泗,山水洲城。4000多年历史的长沙为产生一部有感染力、人情味、思想性的实景交响诗,准备了厚重的文化元素。

  屈原流放湖湘,是他一生中的最大不幸,却成为湖湘文化的发端。在屈原自沉汨罗江百余年后,一位杰出的政治家、文学家贾谊被贬为长沙太傅,谪居四年多,为古老的湖湘文化增添了异彩。杜甫曾写道:“不见定王城旧处,长怀贾傅井依然。”千百年来,不少湖湘士人纷纷前往贾谊故居里的长沙井,总想在那里吸收到一些湖湘文化的甘露和血液。

  虽然世间已不见贾太傅的踪影,已无屈大夫的歌声,也不见杜拾遗的孤影,然而,长沙作为“屈贾之乡”,永远成为湖湘文化传承不歇的历史见证。

  创立于976年,位于长沙湘江西岸、岳麓山脚的岳麓书院,千年弦歌,至今尤盛,为后世长沙人才集群井喷,储备了一个道南正脉的思想文化富矿。南宋乾道年间,张栻主持岳麓书院,朱熹两度来到长沙,吕祖谦也寓居潭州所属醴陵城北主持东莱书院。“东南三贤”同在潭州讲学,长沙再度成为湖南文化中心,湖湘学派也达到极盛。当时有人描绘朱张岳麓讲学,“一时舆马之众,饮池水立涸”,如此盛况,可谓中外文化史上的奇景大观,也是湖湘文化发展史上的风采壮举,从而也坚实了长沙作为湖湘文化核心区域的地位。当我们站在千年学府讲堂前,犹能听见张栻、朱熹开坛会讲、互相辩说的论道;犹能看见近代以来,从洋务运动到戊戌变法,从辛亥革命到新民主主义革命,一拨又一拨的岳麓学子,心忧天下,敢为人先,与时俱进,创造了多个中国史上的第一。青年时代的毛泽东曾两次寓居岳麓书院,“实事求是”深深地印在他的心里。这里,实至名归地成为了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策源地。

  (中国著名民族女高音歌唱家王丽达带来《报答》。)

  一批批奋斗在风口浪尖的三湘子弟,在湖湘文化的滋养下长大,于觉醒时代奋起,从省会长沙出发,血性跃然纸上。他们赤情满怀,勇于拼搏,“敢教日月换新天”,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浴血奋战,写下了不朽的壮烈篇章,也为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史书写了浓墨重彩的长卷。当然,也为长沙文化的日见繁荣、不断创新、多元表现,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历史底蕴和精神内涵。

  3

  如今,创作和设计这个实景交响诗系列时,长沙的创造者们经过一次次反复推敲、不断讨论后,采取融贯中西的国际视野,借鉴匈牙利浪漫主义代表性音乐家李斯特首创的交响诗形式,利用其标题音乐的艺术表达、自由发展的内容构造、高度概括的思辨色彩等,来表现中国长沙的历史巨变与时代图景。

  形式不是固定的模式,可以根据创作者的创新需要,及时改变。把实景与交响打通融合,明显受了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的启发。这一切,都在于人的心灵感应与想象力发挥,而不能故步自封地为特定音乐体裁画圈圈。

  艺术创作不是单一性的手工制造,而是一种多样化的艺术智造。不一样的艺术形态,不一样的文化主题,只要能和谐传播,受到大多数人喜爱和欢迎,那就是一种创新、一种转换、一种成功。在新的时代,传承在湖湘大地上的经世致用精神,以及湖南人敢为人先的追寻,时刻鼓励着我们更为智慧、更为巧妙、更为大胆地进行创新。

  (各行各业、各区县(市)的15支合唱团现场拉歌。)

  这次精心选择推出浏阳市之《锦绶堂》、长沙县之《长沙之眼》、雨花区之《大河之歌》、天心区之《天心阁》、望城区之《泉丰冲》、芙蓉区之《芙蓉等你来》、开福区之《马栏山》、宁乡市之《宁乡红》和岳麓区之《橘子洲》9部实景交响诗,分开推进,各成一篇,将各区县市的经济发展、人文环境、历史变迁与时代巨变,浓缩在大约15分钟的视频中,各具特色,各展风采,兼具经济、科教、人文、物产、环境的实景衔接,又展现着传统与现代、长沙与中国、历史和未来的精神谱系。每一篇都以最具长沙特色的音乐《浏阳河》开启,最后又将这一幕幕历史的镜头,接入省会长沙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型交响合唱音乐会现场,作为整场演出的宏大背景,与交响、歌声再一次汇流,汇流成一个展现长沙发展全景的新的开创。

  分篇9个部分中,采取浏阳锦绶堂——上个世纪30年代初湖南省苏维埃政府驻地——这一座历经百年的红色文化老宅开卷,以青年毛泽东“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橘子洲头收尾,诗化而流动的交响乐,具化而壮美的长沙实景,音画交融,相得益彰。

  这部实景交响诗依托历史悠久的湖湘文化和岳麓书院的千年文脉,聚焦人文长沙、红色长沙、网红长沙,对大美长沙倾注了新的内涵。这是一种人文的力量,也是一种时代的力量。其融入长沙得天独厚的人文资源,成为一个频频发力的“智库”、一个站高望远的高地,为传承民族之根、社会之魂,形成事业,熔铸产业,振翼而起,托举起厚实的基础。

  人文,最终的落脚点是人的文明。人文厚重发力,巨力推进,促使人的文明素质日益提升、强化和普及。长沙人民积极参与的实景交响诗系列,只是其中文化创新、文明建设的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实例中的一个,但其诠释了什么是人文的力量所在、什么是文明的根本传承、什么是艺术的创新实验。

  红色地标、时代实景、交响合唱、红色艺术与网红长沙高度融合。而由它所辐射影响的千万人民,曾经留下或见证长沙历史上的革命之红、奋斗之红、建设之红,也正分享与创造长沙新时代的发展之红、家国之红、未来之红。

发表评论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