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 打卡长沙,他们用的是诗

打卡长沙,他们用的是诗

2021-05-03 18:01:15
来源:长沙道 | 作者: | 编辑:陈贝贝

  五一出游,长沙如火:山水锦绣,游人如织。

  当代年轻人这样镌刻自己来过长沙的足迹:喝杯茶颜悦色,到米粉街拍照打卡,发到社交媒体,美滋滋地等人点赞评论。

  

  图片来源:小红书

  回溯时光,古人如何“打卡”长沙?

  宋代“旅游达人”陆游写道:

  “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

  从前车马慢。陆游这句诗,乘着时光之舟,慢慢悠悠地把长沙、诗人、诗这三者的关系都流传了下来。

  催动诗笔的,是长沙的山川风物;言志记游的,是四海的文人墨客。

  长沙啊,真是一座颇有诗缘的城市。

  

  这几日,长沙晚报连续推出“万里长沙”诗歌大展专版。

  其全名是:

  长沙庆祝建党100周年“大江大河交响季 百里画廊百年歌”系列文化行动之“万里长沙”诗歌大展

  诗歌与报纸本不生疏,但连续几日大篇幅地展现长沙之美、诗之美,这不常见。

  从岳麓山到铜官窑,从辛追到浏阳河,从三国吴简到白沙井,从锦绶堂到马栏山,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位诗者,通过10天“沉浸式采风”,把长沙咏成诗,汇成一支澎湃浩瀚的交响。

  “万里长沙,风生水起;手摘星辰,画廊百里。”

  长沙为什么能催动诗笔,激发澎湃诗情?

  诗人韦锦说得好:“人们(长沙文人)凝心静气看长沙,把零距离的事物,熟悉的事物端详出新意来,写出了非常有水平的作品,引起了很好的反响。那我们能不能请一批外地诗人写长沙?”

  在他看来,长沙是一个让流寓诗人一旦到来就能写出杰作的地方,是文明的富矿,是文化的沃土。屈原、贾谊、杜甫、李商隐、陆游、辛弃疾,许多本来就卓越的诗人,来到长沙后写出了更加卓越的作品。

  诗人带着“有一定距离的陌生眼光”来看长沙,可以得到“别处得不到的滋养”。

  

  关于诗意从何来,韦锦说的是看长沙的角度。

  看长沙,既看过往,也看当下。

  第一次来长沙的诗人娜夜对长沙观感很好,“长沙是一座有些古朴,很诚实的城市。”

  这是长沙外在呈现的状态。

  采风团在看过三一重工、山河智能和铁建重工后,诗人王自亮说,长沙给他带来了惊喜,“三个重工业三榔头敲醒我,原来长沙是中国工业的心脏。”

  这是长沙在新千年所处的航标。

  王自亮直言,长沙是水与火的城市。水是湘江、浏阳河带来的流动、性格、张力。火是近代化过程对长沙的锤炼、消磨和打造。

  一座让流寓诗人写出传世之作的千年古城,同时也是一座在现代化进程中特色鲜明的制造之城。这种古雅与现代的碰撞,让诗人茱萸有了一种“千年打通”的时空体验。

  采风团在铜官窑遗址公园,看到了一块刻有“大中二年”的纪年砖。茱萸当即想到了李商隐。

  李商隐曾在唐大中二年(848)春天,在长沙滞留了一个月左右。他写了一首《潭州》:“潭州官舍暮楼空,今古无端入望中。湘泪浅深滋竹色,楚歌重叠怨兰丛。陶公战舰空滩雨,贾傅承尘破庙风。目断故园人不至,松醪一醉与谁同。”

  李商隐在诗中感慨,在长沙没有故人,想喝酒却不知道和谁一起喝。如今,砖石仍在,贾谊故居也不再是李商隐诗中的“贾傅承尘破庙风”。

  千年的时光洪流与“古今之变”,这种冲刷,自然能勾起诗情。

  笔墨流香,“万里长沙”诗歌大展将继续付梓,见诸报端。

  之所以冠以“万里长沙”,语出《元和郡县志》之《东方朔记》:“南郡有万里沙祠,自湘川至东莱,地可万里,故曰长沙。”

  不过,采风团瞄准的“万里长沙”不是一个“万里”,而是很多“万里”。采风团希望通过诗歌的形式、歌剧的形式、舞台剧的形式、音乐的形式来立体地表现长沙,全方位地表现长沙。

  这批诗人的大作,将会成为大型声乐套曲《万里长沙》的一部分,为长沙这个有声有色有诗意的城市加持。

  用诗歌在文兴诗盛的长沙“打卡”。可以,这很诗意。

发表评论
最热评论